Monthly Archive: 六月 2015

给你

呃,你好。我不知道这样的打招呼方式是否让你觉得无趣。然而在我并不知道你是谁的前提下,我无法说服自己对着一片黑暗完全敞开自己的心胸,那噬人的黑暗总会教人不敢上前,即使强迫着自己往前走了两步,后背却依旧能感觉到明媚的光的吸引力。

我想给你写这封信,是因为我现在想到了你。在略显寒凉的冬夜里,想到你的确能让我温暖许多。

你会是我想象中的长发飘飘么,会有偶尔静下来的时候那一潭清澈的秋泓吗,我很期待。我同样也期待着,能在下一个平静的白天遇到你,或者你已经在我生命里悄然绽放,而我还没能合适地偏过头去,嗅嗅那生命的芬芳。我不知道以上所有问题的答案,但我并不急于去寻找它们。我想在某个安静的早晨,一如此刻这般微凉的空气弥漫,你能慢慢地说给我听,从你出生一直到遇见我的前一刻,你所感受到的一切。能听自己所爱的人,一字一句地说起她的故事,喃喃低语般浸透我世界,这便是我的幸福所在吧。

作为回报,我也会把我的一切说给你听。

夜有些深了,多加件衫。

航行中偶尔听见的海风

不幸的!你来到森亮号航海见识的甲板!

这里是为了见识而生的地方,怀着对一颗草的敬意,我观察这个世界-通过我很古怪的文法,我用它们描记见识,既然文字在我头脑里不尽的旋转,既然注定了没有主题,既然那是宿命,位却愿意更试着仁慈一点,把它们播种到这片土地里,耕种它们,所有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农民对于他的土地的热爱和关照那番的感觉,我不是为了某种确切的目的,不是为了你,不是为了改变什么,我只是不幸的拥有这些狂乱不断的想法,而我想学着仁慈一点-对自己,适应改变对我来说都太迟了,为什么不接受自己,为什么不能接受作为凡人但是怀着一颗诚挚的心观察自己呢?为什么不试着弄懂自己,指引自己呢?于是我就开始这样做了,所以请不要任何误解,我还没有准备好招待你们-我的伟大的同胞朋友们,而常常的位在字里讲你们作为一个参考,那却也绝对不是对你们的生活有质疑,请且当那是一部分文艺的副作用,追求纯粹的东西,而失却广纳的接受力。我诚挚的认为,每个人都由其不易,都有自己的路途,挣扎,适应,容我向你们致敬!也容我这颗还满腹成见的心经常说着自相矛盾的东西。

我在做了什么: 我见识事物,无论大小,我学着敬意,无论伟大和平凡,所有人们的创造制造了我们身边的一切,我思考一些东西,我思考我们的时代,我思考你-我-我们的生命,有时候我也思考各种技术,我尤其喜欢思考创造,那个过程令我迷醉,我不愿意责备,我不愿意花时间怨恨,每天都可以创造一些东西,见识一些东西,即使一棵草。我不会对你说太多,但你-我想你是个古怪的人儿,如果你不幸看完了这些语无伦次的话语。

见识用字构成,字的灵魂是来自伟大的人的一部分遗产,在这里我向它致意敬意,无论如何它是个伟大的人,但却将迷路很大一阵会儿,可这不又是我们每个人的吗?我们寻路,找路,定身,歇退.

作为一个艺术家,你必须毫不回头往前看。

另外还得在这里纪念一个逝去的疯子,偏执狂,追梦者,他试着并且不幸做到了-改变世界,它无意而意外的启发了我去进行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