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四月 2016

假期小结

风景照

2016.4 Cathedral cove – 我有些期待你从海里出来的那一刻,发现我就在旁边等你的惊喜


这个假期旅行的目的地,都是跟电影比较契合的地方。比如hobbiton,再比如cathedral cove。

当年甘道夫就是从这个小斜坡坐着马车来到hobbiton,然后在村口被孩子们索要烟火。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的微笑,慈祥得温暖了所有人,几个霍比特人的一场奇妙的旅行就此开始了。

至于cathedral cove呢,是纳尼亚传奇的几个孩子,从画框里的大海中探出头来时,看到的全新世界。

一个是人们精心搭建的小村落,一个是地球自然形成的小海湾。但它们所蕴含的意义都是,从这里开始,你的生活从此与过去完全不同了。前方等着我们的,是一段充满奇幻色彩的冒险。而且踏上了这段旅行,就再也不用担心作业,工作,家庭,这些社会强迫我们承受的一切。所以当我来到这些地方时,心情都会变得很好,仿佛我也能拥有一段奇妙的冒险。

这样说的话我又有逃避现实之嫌了,仔细想想,现实确实挺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值得我去逃避的。只要避开那些我不愿接受的,避开那些我不想看见的,我就能活得自由自在。但不幸的是我总是说服不了自己这样做。

 

 

终有话可成文

一片爬山虎

2016.4 hamilton garden

房间又有些时日没有整理了,箱子上的衣服堆了五层。是单纯地因为自己懒。想要把自己的房间变得很整洁,却因为自己的懒惰而把事情一再推迟。

跟人喝酒喝了一半借口说困了,回房睡觉。是因为觉得他们的话题太无趣。那些我知道所有细节的对话,从开始一直到结束,我甚至连快进的兴致都没有。

孤独不是因为我不能不装逼,是因为我无法浪费时间去做一些我完全不能看到可预期利益的事。我玩游戏,发呆,跟不同的人聊天,安慰一些不幸的人,跟不被别人理解的人在一起,只是因为我觉得有趣。而当一个人让我觉得很无趣时,伪康德主义者之伪便显现出来了。

然而很多事情,被很多人理解之后,就理所应当地成为了他们所认为的样子。这种强大的自信,我其实挺羡慕的。

我真的好寂寞啊,好想有人能跟我聊聊天。特别是当我喝了酒之后。


友直,友谅,友多闻。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

致某人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喜欢写些东西的习惯。特别是有些重要的话要说的时候,一定得花些时间与酒,写成一篇连续的文字。

大概是因为我不善言语的原因。


 

你最近有些苦闷,因为各种各样,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原因。我是很能感同身受的。因为身边别的朋友,以至于我自己,也常常在经历这些我们并不希望经历的。

所以我想写些字给你看,也算是给我自己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至少能消磨掉一些难熬的时光,无论是你的还是我的。

正如你所经历的,我最近也在经历很多杂事。这件杂事若是好的,或者是不好的,我都能跟自己说,它已经过去了,不如就过去了吧。我们无法改变那些我们无能为力的事情,所以只能坦然地去接受它们。想必你也明白,我就不再赘述了。

真正让我们感觉到烦恼的,我猜是选择。在一个NP-hard的世界里,寻求全局最优解(假设它有)所耗费的时间与精力,相较于它之于其中任一选项所带来的提升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而且很多变量我们并没有能力量化,因此我们所追寻的全局最优解不过是水中月。所以当我站在我所认知的局部最优的时候,我也很头疼啊。

特别是在新西兰这个小地方,随口说了一声再见都说不定是此生最后一次面对面的交谈。不大的城市,极小的圈子,随便聊起一件最近发生的事,都能是一两个月以前的了。逝者如斯,以致于我们对于生命世界宇宙等宏大事物的恐惧,都在不知不觉中被放大了呢。

我觉得你最近算是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无论选择哪条路,都会错过另一条的风景。但值得庆幸的是,每条路都是往前的。这可能就够了,我并不能帮到你很多,特别是在帮助你做选择,或者是陪着你做选择上。无论我们是多么好的朋友,我始终觉得,这条路应该是你自己走的。而且在以后,也许不算太长的以后,再来看看,都是很不错的回忆呢。

所以我所能做的,就只是说些或许并不算有用的废话。算是在你人生的重要时刻,添上些喧嚣。

最后谨祝平安喜乐,以及生日快乐,一个不粗浅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