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一月 2019

编程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今天跟老杨相约星巴克的时候, 聊到了创业。然后我憋了大概两分钟之后只想出来一个自己都觉得脸红的东西。

其实沉浸在这种自命不凡的清高与甘于平凡的沾沾自喜中已经很久了。莹莹和Olly给了我很多发福的理由。

或者说我已经逃避生活很久了。

成为了若干年前自己想成为的人,常常在半夜感叹自己的好运,以至于抱着睡梦中的老婆笑出了泪。

所以说起创业项目的时候,我反而是在纠结三表join跟三个for loop的取舍问题。这也是我想跟自己说了很久的一句话,编程只是手段,而绝非目的。

人大概是永不满足的,成为资深程序员与发际线之间总是要做出痛苦的抉择,文字里面的他们,口口相传听到的他们,都抽象出来一种共有的美感:在人生里一直纠结,并且绝不坦然接受这种纠结,这反而是生命一直奔流不息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最不让自己满意的地方是我最近越来越刻薄了,都开始会用同一个模版来评价周围的人了,996的工作也让我有足够的理由不抽出时间来整理这一段时间的自己。

幸亏今天半夜还清醒着,今晚的收获至少是, 用三表join吧。

那所以目的是什么呢? 连微博都被大咕咕咕鸡拉黑了,喝酒后的自己都让自己厌恶了,人生啊,果然跟软件工程一样没有银弹。也不知道当时的同学们怎么样了,前几天跟glo一起吃饭的时候发觉,他们都好年轻啊。似乎都跟现在的我不一样了。这也很难说是好是坏,但不可避免地,我快30了。

30岁的躁动还没有资格算作中年危机,45岁的朴树都还能被人称作孩子,所以我至少要跟自己的肚腩和解。

下周五出去玩, 再下周三开年会,之后就是春节了, 爸妈开车来杭州, 辛苦他们了。

暂时给自己定个目标是过年期间要写出第一篇技术文章。主题就是《从业务方需求到以不妥协的姿态完成中年男子的软件程式》

写着写着还是有点饿的,去吃点宵夜睡觉了。 总体而言,过去两年,感谢莹莹、华飞和沽风。

希望我的2019年没到140斤,然后能写出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鞠躬!

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