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晨曦

如果今天没有去机场接楚峰,我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美的晨曦。

楚峰刚从墨尔本回来,看他的表,那里跟奥克兰差了三个小时。和他上次见面已是三月之前,我想要在暑假回国之前,再见上他一面。所以就在五点半,天尚熹微的时候,往机场去了。

这次回来,是恰逢墨尔本杯放假一天,他又请了一天假。加上周末,正好凑出三天的时间回来奥克兰一趟。

而回来的目的,是再试着说服妻子和孩子,跟他一起去墨尔本定居。他在去了墨尔本三个月之后,工作算是稳定下来了,于是就想要妻子和孩子也过去。因为澳洲,毕竟机会更多,墨尔本也的确是一个宜居的城市。妻子已经适应了奥克兰的生活,迟迟不愿过去。但我从楚峰的眼睛里能看到他的热忱和期待。

我没有去过澳洲,在他的描述里,墨尔本是个南面靠海的城市。有四百万的人口,像是全新西兰人都涌到奥克兰一般。北边和西边都是大片的郊区,所以有足够的空地能把城市拓开来。因而房价倒不似悉尼般吓人。是地中海气候,在这个时节显得有些干燥,倒不如奥克兰那么绿。街区也比奥克兰拥挤一些,多是砖瓦房,房与房之间的距离刚好能过一辆小车。还有靠近市区的地方,因为城区建设得比较早,电线杆和电线穿插在居民区里,显得有些凌乱。

如此听来的,不过是些普通的见闻。得到的结论也无非是,奥克兰也的确不比墨尔本差到哪儿去。但我却蓦然心头一抽,如清夜闻钟,嗅到了塔斯曼海对岸鲜活的气息。一点一点的小细节,却已经描绘出了一整个宇宙。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点吸引了我,但那一丝一丝的细节,却实实在在地唤起了我沉睡已久的好奇心。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奇心,那么迫切地想去看看另一个世界了?

大概是来到奥克兰以后就一直这样了吧。日里净想着奥克兰的生活,如何生活,生活,生活。却渐渐地,忘记去看街边的青草和天边的晨曦,明明是一个年轻人,却总如垂暮的老人般只顾着看脚下的路。而已知天命的楚峰,却依然如年轻人一般。勇于走向未知的远方。还饱含着平静生活中的无限热忱。我觉得是应该慢慢改变自己了。

于是在送完楚峰回家的路上,看到草地,和后视镜里的晨曦,我竟然感动得无以复加。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奥克兰的晨曦太美。我需要这样的朋友,来不断地提醒我,除了低头行走,偶尔也要看看远方。

下一个旅行的目的地,是墨尔本。我想在楚峰安定下来之后去探望他,以一个虔诚的学生的身份,去学习他的生活,和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