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色的屎

我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很彻底的人,所以我很羡慕他们。世界上存在着很多矛盾与冲突,单论一个番茄炒蛋放糖还是放盐都能吵出一片天,成为一个彻底的人,意味着你要绝对地站在一头,即使另一头是剩下的世界。就个体而言,是智力有限以致于无法体察另一个世界,还是强大到连自己都说服了,抑或是为了某些目的表演,我不便也不想细说。但losoul这个人,还真是一个强大且有趣的人。

知道得足够多,随口说出的话都能有reference。表现力足够强,轻轻几笔带过一片世界。藏得足够深,冷眼看了世界还把世界可笑的样子一字一句地写下来。这些足以证明他不是其一。机缘巧合,偶见他近日博客,其想法不为外人道,自言自语而自得其乐,显然也没有必要演给自己看。于是他就只能是一个强大的人了。

之前的交集实在算不上深,难得今天有幸能听到他最近的故事,再看了看他关于这个故事写下的文字,简直是精彩的一夜。

她扑哧一声笑了。此时午间的艳阳在乌镇悠然自得的夜里突然显现,白日焰火瞬间爆发式的闪耀,仿如极昼。清脆的香樟树,虔诚的黄斑家猫,正在捕食的青蛙,所有的植物和动物都站立起来,转向那个代表着唯一光明的方向,默默鞠躬行礼,俯首称臣。而你却躲在那个关于才华的梦里,毫无察觉。

这是他与他的女朋友——一个已嫁作他人妻的少女,在乌镇时他所写的自己。有些埋怨自己躲在梦里,却不知寥寥数十字,连我都被牵扯着回到了七年前的乌镇,那段很是美好的回忆。彻底的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他足够直接,再加上些许才华,氲出的香味足可醉人。特别是为了爱情,所描述的种种奇怪,疯狂,令人诧异的事,夜里读起来,禁不住欣喜发狂,笑出声来,惊到了我现在的室友买酒。

下午时bill也在我房间里,与他分享一些losoul的故事与文字时,他还忍不住吐槽:“你为什么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朋友。”我说,“你不也奇奇怪怪的么,不如问问自己。”他倒在我床上,笑着不说话,看来是默认了大家都把他当作神经病的事实,妙就妙在,他并不介意。奇怪的人比较有趣啊,其实我想说,加上我也并不是一个多么不奇怪的人,不然怎么会周围都是这样的朋友呢。大概可以得到一条结论,即所有奇怪且有趣的人都知道别人觉得自己奇怪并且并不在意,太好玩了。

而且这些“奇怪”的人,都是彻底的人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甘之如饴。losoul的女朋友在杭州,losoul在香港,对于未来,大概是要等到其中一人,无法再继续忍受随着等待与日俱增的绝望。有幸在他们的离婚基金里贡献了一份自己的力量,并且如果他们有婚礼的话,预留了一个座位,要存一张机票钱和两天年假了,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所有的政治正确都是彩虹色的屎,好看但没人会真正去吃的。怎样都好,开心最重要。

说起来对杭州这个城市也有迷之好感,认识的几个杭州人也都蛮有趣的,希望婚礼是在余杭而不是可怕的香港吧。

但香港有重要的室友跟小罗玉,头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