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碎片

第一篇网络上写的东西是在2006年7月6号,初中毕业那阵子,还满是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此后的日志都是写在第一个QQ空间里,一直写到09年7月24号,差不多三年的样子。写了100篇日志。然后就换了第二个QQ空间继续写,又写了五十篇。都是些无趣且毫无章法的文字,偶而能有一些奇怪的句子勾起一汪回忆,然而涟漪过后大概还是什么都不能剩下来。

新浪博客上写了29篇。直到12年1月12号,我到新西兰的第二年。2011年11月25号跟frodeline开始谈恋爱,一谈就是三年,最后一次分手大概是在一年前。

那些在博客里有出现过的人,现在大多都至少一两年没了联系。但不觉多么不适,毕竟熙熙攘攘的人群,冲散了也属正常,有缘之人自会再见。

加缪说面对人生不可解的荒谬性,人有三种选项:第一种是自杀;第二种是哲学自杀,即把作为哲学家的自己杀掉,不再质疑,用琐碎淹没和麻醉自己;第三种是成为“荒谬的英雄”,接受人生的无意义,照活,并且在对抗无意义中寻找快乐。

跟frodeline恋爱的第三天写下的这句话,这句话放到今天依旧适用,我大概是第三种人。

之前在文章里提到的,要多看些书,特别是心理,政治,哲学方面,这倒是做到了,但却更孤单了,我觉得是当时蠢的原因,要是当时告诉自己多去看点经济,美剧,卡耐基,说不定我现在已经走上人生巅峰了。历史局限性真是太可怕了。想去哈佛读书什么的,现在却是没有再想了。

室友应该是很在意坐标的事情,他的博客也是青涩得可爱。

大概每年不太开心的时候都会去看小罗玉的文章(出于隐私不附链接了),满是灵气。

豆瓣申请了一个帐号,只有一个好友。是跟Losoul互相关注,把读他的文字当作最近最有趣的消遣,他的文字很漂亮,藉由着他,也关注了几个神奇的作家的微博,看见那些文字有时还真是会被它们连着的大脑所震撼。

仔细算了算,至今为止跟六个女生表过白,成功了两个,其中符合我所定义的喜欢的,有两个。进行了两段分别是X年和三年的恋爱。被表白也是很奇怪但的确存在的事情,可惜至今没有接受过,因为自信不足并不敢接下,怕她们喜欢的并不是真实的我。以前偶尔突发奇想,以后我的我是什么样子?然后写一些若有若无的期待,今天一翻,竟然大多都实现了,所以愈发地喜欢自己。

有个叫郭逼的朋友,学computing却去做了auditing,听他说那是一个一月速成的职业,他还娶了个香港婆娘,几次回去都没能见过,倒是以前常常一聊就聊到半夜。

有个叫bilbil的朋友,学computing却去做了文书,在某国家部门,貌似还不错,以前在香港跟他半夜喝酒,去他最爱的老板娘那里吃烤鸡翅,然后对着海对面的港岛把瓶子扔到海里,扑通一声,在闹市里显得特别动听。他离开香港的时候只有我在送他,却离奇地不觉得萧索,这个强行在香港理工大学本科读了七年的男人,连永居都不要就匆匆回去了。

还有一次扔酒瓶子是在釜山海云台,跟Frodeline海边喝酒,聊分手的事情,第二天就误机了,人生唯一一次误机,在机场满是自责,也因此没去成济州岛。不过釜山的烤五花肉还是好吃得不行。海云台的沙滩跟大梅沙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可贵的地方是离市区特别近,半夜吃宵夜喝酒的好地方,谁有空一定得跟我再去一次。

海云台旁边有个水族馆,里面有好多活着的海星给人玩,可以把它们堆成一座塔的样子。

另一座奥克兰的水族馆也是蛮不错的,大堆大堆的企鹅会让人怀疑它们是没别的地方可去了么,全都站着望天而鸣。

有个叫柏辰的朋友,学computing的,没有延毕,毕业后去了美国,学C语言那会一个pointer的问题他给我讲了好久好久,人生最佳tutor没有之一。

还有在火车上遇见的,一个从贵阳去中山大学读书的妹子,长什么样子不太记得了,但提着大大的琴盒,衬着黑色的长发的背影,现在想起来都心动。

听帆妹说起的star,经常在wow里见到,叫了一声“star!”之后,大概就不知道怎么把话题进行下去了。

高中时最好的两个朋友,辉仔在小镇上潇洒自在,今年年初跟他喝完酒之后,他开着小车笑着叫着弯弯曲曲地开远,配着别的车的喇叭声不绝于耳,他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帅得耀眼。

sby的lol倒是打得很不错,女朋友在旁边服侍着这位最强王者,氲在烟里有点不太真实,但人没怎么变倒是真的。特别是过了这么些年,也不觉得生疏,有爱死了。

洱海边上遇见过一个天天游泳的汉子,在一个宜家妹子开的青年旅社里做义工,妹子出国旅行去了,他就看着店,游游泳,甚至还能给客人做点小菜,那时候双廊只有两家青年旅社开门,这就是其中一家。

刚来奥克兰时还认识的好些朋友都消失不见了,偶尔在朋友圈里见到一些他们还在奥克兰的证据,但是就是在生活里没了踪迹。

大概就记得这么些事情了,下一阶段的目标是学会如何变得不那么理性,多听点古典音乐,学会一种乐器,还有爱一个人。

愿平安喜乐

杨绛先生我们来世再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