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my Mushroom

既然对我好奇,为什么不来问问呢?

人们心中会对这个世界有一些别样的偏见,并且固执地不愿纠正它,面对这一个问题,其实我也有些手足无措。第一印象,道听途说,再揉进自己的世界里,我于是就在你的世界里莫过如此了,如果找不到机会说的话,很有可能等到你理解的时间会是下辈子。如果是别人还好,你的话我会有点头疼,但又觉得误会怕是不只一点,故而迟迟不敢开口,也没有什么机会,大概是因为上次跟你说一些奇怪的话时的不好的感觉吧。

这种无力感,如果想总结一下的话,我可以归咎为面对命运这一个巨大的random number generator,那种想要反抗却有心无力的感觉。你眼中的我,你听到的我,是一些随机的时间里发生的随机事件,我不知道他们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在数据收敛的过程中,你添加的主观意识,会让我很是害怕,所以平常很少说话,好怕。

但其实有时候也会期待,那些随机数如果能够坦然面对的话,正如泰戈尔所说:“我们所存在的人生,就是一连串的小惊喜。”所以我又有些矛盾地期待着这些小惊喜。

存在于我身上的各种矛盾,加上我的种种内敛,和面对世界尽可能表现出来的友善,都让我觉得有些事情超出了我的掌控。

我要试图跟你说话了,不管你是怎么觉得的,等待的时间太难熬,不如我试一试?还有这篇乱七八糟的文字,就是给你看的

对了,我最喜欢的西餐是creamy mushro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