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精灵

不那么盲目自信的人比较可爱。

再见到Mono的时候,因为暧昧过,所以有些默契地尴尬了一秒钟。继而像之前一样地自然清脆:“所以你还要找女朋友吗?”殊不知我已几乎与L私定终身。恋爱之后果然是少了很多,以前信誓旦旦地跟我说她相信男女“纯友谊”的女性朋友。

记得某次Mono念飞鸟集给我听,明媚地念了两三句,声音便有点疲惫地糯了,在夜里倒是显得有温馨。最近比较容易记住一段声音,电影院里一华裔妹子,用特殊的口音念出vanilla;家附近一家法餐的法国妹子,zomato4.5的评分中至少有1分来自她的声线;还有L的声音,软糯里透着勾人的脆,都有些听上瘾了。

看了两遍张跃然的文章,一本正经地宣告已经到来的中产阶级时代,与之对应的,我们的心灵也是时候释放些不一样的东西了。就像我之前特别喜欢的超梦,抓到之后丢到了电脑里,现在还是比较喜欢太阳精灵,某种带着些小资情调的倔强。

同样倔强的另一个人在北岸,所以大概每周都会去一次。他喜欢最强的PM,喜欢在杀人游戏里肆意地展示智力,喜欢一边走位一边嘲讽即将放空技能的对方,偶尔误判,认真地恼羞成怒时也有些可爱。

去南岛的时候,给他带回来一块色彩斑斓的砖。以把礼物交给他为借口约见了两次,都忘了礼物,反倒是他还拉了一件红色毛衣在我家里,与此对应的是我的耳机拉他家里了,从ZYZ那里暂时借来一副新耳机暂时用着。随着跟一个人的关系越来越近,互相需要交换的东西也越多呢,目前与外界交换的频率恰到好处地幸福着。

天气应该是挺过最冷的那段时间了,今天约了ZYZ一起在图书馆呆到深夜,所以出门的时候特意披了一件非装饰性的外套。 走到学校的十分钟,都有些微微的汗液渗出让人发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