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们

今天是回国的第551天,是开始工作的第519天,是结婚的第514天,是继上一篇文章之后的291天,是文维禹同学出生的第106天,是我进入阿里的第12天。

之所以会回国,是因为莹莹跟我想要结婚。

之所以会工作,是因为这是我作为一个家庭成员的职责。

之所以结婚,是因为恰好遇到了对的人。

之所以不写文章了,是因为规律且有人陪伴的生活,让我整个人都变得懒洋洋的。

之所以会有文维禹同学的出现,是因为我们必须符合父母的期待。

之所以进入阿里呢,则是因为丁晔同学(沽风)从去年十一月起的坚持不懈挖墙角。

 

换言之,我似乎与自我标榜的康德主义者渐行渐远了。生活中最近发生的重要事件,都不可避免地掺入了别人的意见,或者是期待。

如此健壮的ego,即使是轻声的喃喃自语也已经足以盖过superego的质疑与呐喊。 至少就目前的我来说,这并没有什么不妥,虽然偶尔会翻看以前的自己,并略显怀念,但这一丝的怀念,已完全不能撼动我在世界上继续低头前行。

这到底是用琐碎的生活掩盖了生命的意义呢,还是正视无意义的生活并试图赋予他意义? 我也不清楚。但目前的状态给了我很多的耐心,让我相信我可以一直到中年危机的时候再去解决这个问题。

青色的海和黄色的海以一种略显矜持的方式纠缠在了一起。

losoul的生活比我想象中要精彩很多,他也是一座有趣的孤岛。偶尔觉得现在平淡的生活有些无趣时,还能把他翻找出来,文字也好交谈也罢,那种触及灵魂的自由主义者所天然带有的生命力,特别能感染到我呢。

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名字,叫木遥,最近不止一次地被身边的朋友以各种方式提起(包括某同学提及要去找他吃饭这事儿。虽然不如沽风的前同事那么贴近生活,但是看他的文章经常会有王小波同志还在的错觉,很亲切。

包括我老婆在内,这些生活中有交集,或是没交集的网友,真是给了我很多生活的乐趣。互联网时代带来的不仅是生活方式的改变,甚至连我该如何享受自处的时间,都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孤岛们都开出了花。